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回复: 0

慢性疾病和创伤后成长

[复制链接]

445

主题

445

帖子

14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88
发表于 2019-11-16 01: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伤口是光进入你的地方。“—Rumi

这个月,有机会向病人、临床医生和研究生水平的社会工作学生介绍我对慢性病患者的治疗工作。喜欢到社区去分享我的经验并向他人学习。提醒我们存在于大量人群中——包括那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以及那些致力于改善我们生活质量的人,这是值得肯定的。总是被所观察到的那些受疾病影响的人们所表现出的勇气所震慑和震撼。

关于如何与慢性疾病生活可以产生弹性,同情心和自我效能。没有人会认为生病是件好事,但人们忍受疾病的方式可以创造有意义的收获,在个人、人际关系和社会上产生共鸣。

创伤后成长

创伤后成长是“个体在经历了重大的生活改变事件或环境后,表现出积极的个人成长的过程”(Zeligman et al., 2018)。Tedeschi和Calhoun(1996)首次定义并实施了这一概念,他们指出,除了经历创伤的负面影响外,“即使经历最创伤事件的人也可能会从他们的斗争中至少察觉到一些好处。”Tedeschi和Calhoun(1996)确定了创伤后成长发生的五个领域。我们将在慢性病患者的经历的背景下依次研究这些疾病。

1. 与其他人互动

应对创伤的人“发现了他人最坏和最好的一面”(Tedeschi, Calhoun, & Groleau, 2014)。我们这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几乎肯定会对那些在我们挣扎时选择沉默的朋友感到失望,但我们也可能会对那些团结在我们身边的人感到惊讶和感动。我们直接体验到来自慷慨、同情和他人支持的生命线。

在疾病期间支撑我们的人际关系可能会使我们变得更容易接受脆弱和亲密。我们可以以一种新的方式看到,我们的关系意义深远,并以加强和深化这些关系的方式行动。

2. 新的可能性

当疾病迫使我们接受“现状”与我们所希望的不同时,我们就开始寻找我们能力的潜力(Tedeschi & Calhoun, 1996)。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所以我们寻找新的方式来重新定义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目标。当我们的精力有限时,我们就会去完成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事情,而把不重要的事情抛到一边。当然,我们的生活反映了我们的价值观,消除了许多我们在生病之前坚持的“应该”。

3.个人的力量

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经常发现我们比自己想象的更强大(Tedeschi & Calhoun, 1996)。我们在面对慢性病带来的挑战时产生了一种自豪感,生活在“我很脆弱,但更强大”的悖论中(Tedeschi, Calhoun, & Groleau, 2014)。  

4. 精神上的变化

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努力解决有关痛苦、死亡和生命意义的存在主义问题。我们的生活哲学往往是深入发展和个人满意(Tedeschi, Calhoun, & Groleau, 2014)。

5. 欣赏生活

我们这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常常深刻地意识到生命中“小时刻”的重要性。我们倾向于不把愉快的经历视为理所当然,“在更深层次的意识中体验生活”(Tedeschi, Calhoun, & Groleau, 2014)。

需要经历创伤后成长的条件

想强调慢性病是一个可怕的负担。它破坏了很多,造成了巨大的痛苦。这并不是说慢性病会促进生长;与痛苦的斗争提供了成长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大多数人宁愿没有这样的机会。

有些读这篇文章的人会在我对创伤后成长的描述中认出自己;另一些人会认不出自己,也许会感觉更糟。Tesdeschi, Calhoun和Groleau(2014)指出,“明确处理和鼓励成长的社会环境的存在可能是促进创伤后成长的一个重要因素。”“这种促进成长的环境需要解决情绪失调的创伤症状;它需要创造一个容纳悲伤、愤怒和恐惧的环境;它需要鼓励对创伤事件的认知处理。如果你对经历创伤后成长感到绝望,我鼓励你去寻求专业人士的治疗,他们致力于提供提供这些品质的空间。  

你认为自己有什么优点?

通过与苦难作斗争而获得成长是一个终生的过程,而不是一次性的成就。总有那么几天,我们会感到绝望、愤怒和孤独。我们可以尊重这些感觉,同时也试图找到光进入的地方。

最近的一项定性研究采访了慢性病患者,询问他们在疾病中观察到的自身优势(Kristjansdottir等人,2018)。参与者提到的品质包括毅力、对他人和自己的同情心、勇气和洞察力。我邀请你花点时间,写下你在自己身上观察到的优点。如果你愿意,请在评论部分分享你的发现。

参考文献

Kristjansdottir, O.B., Stenberg, U., Mierkovic, J., Krogseth, T., Ljosa, T.M., Stange, K.C., & Ruland, C.M. (2018).  Personal strengths reported by people with chronic illness: A qualitative study.  Health Expectations, 21, 787-795.

Tedeschi, R.G. & Calhoun, L.G. (1996).  The posttraumatic growth inventory: Measuring the positive legacy of trauma.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 9(3), 455-471.  

Tedeschi, R.G., Calhoun, L.G., & Groleau, J.M. (2015).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posttraumatic growth. In S. Joseph (Ed.), Positive psychology in practice: Promoting human flourishing in work, health, education and everyday life. (pp. 503-518). Hoboken, NJ: Wiley.

Zeligman, M., Varney, M., Grad, R.I., & Huffstead, M. (2018).  Posttraumatic growth in individuals with chronic illness: The role of social support and meaning making.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96, 53-63.  
微信公众号“丁香叶”ID:dxyeyx整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心理迷 GMT+8, 2019-12-13 06:55

Powered by 心理迷 © 2000-2020 心理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