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为什么素食者这么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3 00: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植物性饮食的心理障碍。

我们这个时代最重大的道德困境之一,每天都会出现在我们的餐盘上。我们对肉类的需求需要每年数十亿动物的痛苦和死亡,这也是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原因之一。肉类工业要对我们所认为的与石油泄漏有关的各种环境灾难负责,而过度捕捞将在30年内耗尽全球渔业。

曾经,我们可能会借口不知道这些危害,想象幸福的猪在茂盛的家庭农场的泥里打滚。但是像《食品公司》这样的电影,《吃动物》这样的书,以及《世界观察》关于家畜和温室气体排放的一份令人吃惊的报告,都让我们对自己几乎每次吃东西时所资助的问题有了充分的了解。

曾经,我们可能也会遗憾地耸耸肩,因为我们的手被束缚住了——毕竟我们需要养活自己。但今天,至少在发达国家,我们有一个选择的世界。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豆类和谷物都可以在当地的超市买到,亚马逊上有超过3万本以植物为基础的食谱,大多数餐馆的菜单上都有不含肉类的食物。选择素食就像说“我要素食”一样困难。

世界上只有5-10%的人坚持植物性饮食,而绝大多数人会吃更多的培根。然而,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和更多的欧洲人认为自己是矛盾的杂食者——他们吃肉,但感觉不好。当通往以植物为基础的各色自助餐的大门敞开时,为什么我们中那么多人会像家猫一样在门槛上瑟缩?很明显,即使不存在实用主义的心理障碍,也存在着不吃肉的心理障碍。这些障碍就像一堵小墙,很容易爬上去,但却足以阻碍我们的道德进步。

也许我们面临的最明显的障碍是我们对肉类味道的强烈偏好。人类向肉食的转变是人类进化史上重要的一章,从文化和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我们的性欲是根深蒂固的。当我们的食肉习惯受到一种相反的动机——比如我们对动物残忍行为的厌恶——的挑战时,我们就会经历“认知失调”;一种不舒服的心理冲突,然后我们试图解决。最简单的方法是改变我们的观念和信仰,而不是改变我们的行为。

布洛克·巴斯蒂安和他在墨尔本大学的团队已经证明,当肉食者被提醒饲养动物的痛苦时,认知失调是如何产生的。他们向参与者展示了一张养殖动物的照片,比如一头奶牛。一组参与者被告知,这头牛将被转移到另一个围场吃草,而另一组被告知,这头牛将“被带到屠宰场,宰杀、屠宰,然后作为人类肉制品送到超市”。然后,所有的参与者都被要求对他们认为这头牛拥有各种智力能力的程度进行评价,比如思考或感受快乐和痛苦的能力。

被告知将被宰杀供人食用的参与者认为,与被告知将被转移到另一块田地的参与者相比,这头牛的心智能力要低得多。似乎通过否定“食用动物”的思想,我们可以更好地食用它们。巴斯蒂安和他的同事认为,这一过程——改变我们的思想,使之与我们的行为一致——有助于使除吃肉以外的所有道德上有问题的行为永世长存。

我们也没有根据反对吃动物的理由采取行动,因为,至少在伦理方面,我们似乎没有被理由所左右。普通人似乎是凭直觉而非理性地判断对错,而那些更依赖直觉的人往往拥有更强的道德信念。

马修·斯坦利(Matthew Stanley)和他的同事们最近的研究充分证明了我们对道德推理的漠视。在几个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面对精心设计的道德困境(例如,在汽车上划了一个小划痕后是否留下字条),并被问及在每种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在做出每个决定后,参与者被给予支持或质疑他们最初决定的理由,然后被允许修改那个决定。不管他们研究的原因是什么,参与者更有可能坚持最初的选择,而不是改变主意。他们对自己的选择也更有信心了,即使他们被提出了反对这个选择的理由。

重要的是,原因确实会在其他情境中影响我们的行为,比如经济决策和消费者选择。它们似乎对我们的道德感没什么影响。

如果理性无法说服我们判断对错,那么我们的直觉伦理又从何而来呢?我们可以给这个问题的一个答案是“规范”。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吃猪和牛是可以的,因为在美国这样做是很正常的。对于那些非常重视传统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比如圣诞节吃火鸡。相反,许多美国人可能不赞成吃马、狗或鲸鱼,这些东西在美国都不常见。原则似乎是:“如果我周围的大多数人都这样做,那就一定没问题。”

苏黎世大学的比约恩·林德斯特伦和他的同事们为我们在判断对错时所依赖的“共同=道德”法则提供了明确的证据。在9个实验中,他们发现,当自私行为被描述为相对普遍时,参与者认为它们不那么不道德。另一方面,当慷慨和亲社会行为被描述为相对罕见时,人们会认为它们不那么道德。参与者还认为,同样的自私行为,如果相对罕见,比如果相对普遍,更应该受到惩罚。从这一点我们可以推测,大多数人认为吃动物不是太坏,伦理上来说,只是因为它是普遍的。

考虑到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存在许多心理障碍,难怪我们大多数人仍然吃肉。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倾向于减少对吃肉习惯的抵触,而不是改变这些习惯。我们也倾向于直觉地构建我们的道德,围绕着规范和启发,而不是理由和争论,这使得我们对道德素食主义的争论不那么敏感。

当然,我们天性中的这些缺陷是可以克服的,因为它们在社会和道德进步的历史中一直存在。随着边缘观点越来越普遍,它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加速并颠覆了现状。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的上升趋势是否也能同样打破纵欲主义的心理屏障,还有待观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心理迷与你快乐分享

关注微信公众号

加入微信群

服务时间:9:00-16:00

站长微信

← 微信

← QQ

Copyright © 2000-2022 心理迷 Powered by xlm.net ( 粤ICP备2021129462号手机版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